.c_portalResnav_main-01001002 .header1.active .head_lan .lan a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
南極的美好回憶

南極的美好回憶

  • 分類:綜合動態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0-07-27
  • 訪問量:2

【概要描述】貴州鑫匯天力柴油機成套有限公司給國家海洋局極地辦的一份報告中這樣寫道:該公司從1984年10月開始至今,已為我國南極長城科考站提供了8臺柴油發電機組,其中1992年10月到2002年3月服務的3臺120kw柴油發電機組,平均每臺累計工作達27000小時,相當于國內外5個大修期的標準,為南極考察站用電提供保障。從1988年第三次隊開始“貴柴”共15次派25人到南極長城和中山站工作。今年“貴柴”又

南極的美好回憶

【概要描述】貴州鑫匯天力柴油機成套有限公司給國家海洋局極地辦的一份報告中這樣寫道:該公司從1984年10月開始至今,已為我國南極長城科考站提供了8臺柴油發電機組,其中1992年10月到2002年3月服務的3臺120kw柴油發電機組,平均每臺累計工作達27000小時,相當于國內外5個大修期的標準,為南極考察站用電提供保障。從1988年第三次隊開始“貴柴”共15次派25人到南極長城和中山站工作。今年“貴柴”又

  • 分類:綜合動態
  • 作者:
  • 來源:
  • 發布時間:2010-07-27
  • 訪問量:2
詳情

  貴州鑫匯天力柴油機成套有限公司給國家海洋局極地辦的一份報告中這樣寫道:該公司從1984年10月開始至今,已為我國南極長城科考站提供了8臺柴油發電機組,其中1992年10月到2002年3月服務的3臺120kw柴油發電機組,平均每臺累計工作達27000小時,相當于國內外5個大修期的標準,為南極考察站用電提供保障。

  從1988年第三次隊開始“貴柴”共15次派25人到南極長城和中山站工作。今年“貴柴”又接到國家海洋局極地辦通知,將派2人隨20次隊到南極承擔發電任務。

  “貴柴人”與南極結下不解之緣,這使得那些在南極工作、生活過,或沒有去過南極的“貴柴人”都感到自豪。

  曾兩次到南極的徐文祥說:1984年,500多名解放軍官兵進駐南極建立我國的考察站,至今到南極的中國人,估計不過1000余人,在南極呆上一年越冬的人更少,而“貴柴”有25位工作人員在那兒越冬、度夏,每個人都留下了難忘的記憶。

  在南極極圈中山站工作過的鄭敏說:去南極是他一生中耗時最多,旅途最長的旅行。“雪龍”號萬噸巨輪滿載“吃、喝、拉、撒”的各種東西,南極考察站的口糧、設備及器械,從上海出發,橫跨太平洋、印度洋,在新西蘭短暫停留,39天后才到南極長城站;“雪龍”號繼續破冰而行再經歷20多天最終到達中山站。近兩個月在無邊無盡的大海上航行,感受了氣候的變化,這種旅行也使在場的每一位工作人員認識到了自然的偉大、人的渺小。

  曾12次到過南極的韓政老師說:南極的冬天要持續8至9個月,極夜讓人倍感孤獨、無聊,這時最令人想念的就是家鄉的親人,每打一次電話都是一次十分難得享受,沒電視看,帶去的書翻了一遍又一遍,錄像看了一次又一次,都不厭其煩。越冬最冷的時候,南極長城站的氣溫在零下30℃左右。每次出門都穿上冰靴,戴上厚厚的頭套,身上裹得嚴嚴實實,來抵御外面寒冷的風雪。

  曾兩次到過南極的衛繼敏說:企鵝、海豹、賊鷗等各種極地動物,都十分可愛。度夏時去海邊釣魚,釣來魚做成好菜,喝幾杯小酒,這給平淡的生活平添了幾分“美味”。

  南極的大家庭

  南極,一片沒有國界的凈土,在長城站的附近,有俄羅斯、韓國、烏拉圭、智利等國家的9個科考站,友鄰站之間經常互通有無,但從來不談“錢”字。徐文祥老師回憶起在南極長城站與各國考察隊員之間的交往,頗有感慨:“在這里人們的交往相對真誠得多,走到哪個站,都有免費的餐飲供應。大家你來我往,互通有無,真有點像國際大家庭。”

  “喬治王島上的各考察站的設備基本都算得上是公用的了,我們的大吊車經常為其他友鄰站裝卸貨物,那條紅色駁船也常被借去用。我們也會借烏拉圭人的直升飛機,智利空軍曾免費兩次接送我們的病號、傷員去智利。俄羅斯的牙醫會免費解除我們隊員的一些口腔痛苦。我們長城站的餐廳在眾友鄰站是出了名的,并向各友鄰站全方位開放,一些友鄰考察站的隊員經常結著伴到我們這兒蹭飯吃,大打牙祭,每次酒足飯飽后都直夸okok!有一次我們受邀請到俄羅斯站作客,雖說食品很簡單,黑面包、奶酪加上伏特加,但是作為禮尚往來,我們也邀請他們到長城站作客,結果那天他們幾乎全部出動,為的就是一飽口福,享受中國菜的美味,當然也不會放過站內儲藏的白酒,一頓好吃好喝,俄羅斯隊員對著我們的大廚直豎大拇指。”說到這兒,徐文祥老師哈哈大笑,“當然,有時候我們的‘嘴’也會伸到別的站,俄羅斯站每周一次讓我們去洗桑拿,智利站請我們去他們的室內運動場打籃球,韓國站也經常用他們的大橡皮艇運送我們的考察隊員渡海考察等等。”

  韓政老師回憶起一次喬治王島的大救援,至今仍激動不已。他說:韓國的南極科考站,與我國的長城站是“近鄰”。平時就像親戚一般走動。有一次長城站為韓國站從挪威空軍基地捎回了信,通過電臺通知韓國站來人取信,聽到喊話后,兩個韓國人看到天氣不錯,便騎著雪地摩托出門,行駛在冰蓋上。40分鐘后天上突然下起暴風雪,到晚上仍不見兩個韓國人到達長城站,站里用對講機喊話一遍一遍,卻聽不見回應。外面的風雪越來越大,搜救工作無法在夜里開展。

  天亮時,風雪漸小,長城站除兩人守家,其余隊員全部出動,在雪地里展開搜救。最后,長城站的隊員在雪地的一個冰洞中找到兩個韓國人,他們已奄奄一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嘴上掛滿了冰塊。兩個被凍僵的韓國人許久才回過勁來,他們告訴長城站的朋友:在途中遭遇風雪后,趕緊挖了個冰洞把自己藏起來,兩人互相唱歌鼓勵,才熬過了一夜,天亮后長城站的人不及時找到他們,也許他們也堅持不到最后。

掃二維碼用手機看

2020 貴州機電(集團)有限公司 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黔ICP備2021004443號 貴公網安備:52019002007060號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貴陽
91香蕉视频-香蕉视频aAPP下载APP-香蕉视频污污污免费下载app